《劝学诗》-宋真宗赵恒

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
安居不用架高堂,书中自有黄金屋。
出门无车毋须恨,书中有马多如簇。
娶妻无媒毋须恨,书中有女颜如玉。
男儿欲遂平生志,勤向窗前读六经。

雨霖铃 柳永(宋)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继续阅读“雨霖铃 柳永(宋)”

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飞吹

你拍攝的 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飞吹。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轻波里依洄.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温存,我的迷醉.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甜美是梦里的光辉.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负心,我的伤悲.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悲哀里心碎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黯淡是梦里的光辉.

原载1928年3月10日<新月>创刊号.曾入编<猛虎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