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生活的一点小想法

前几天不是挺迷电视剧的嘛,《手机》啊,《三国》啊,乱七八糟的韩剧啊之类的。因为无意看到电视里介绍的一个老片《滚滚红尘》,我也翻出来看了一遍。歌是熟烂了。看完后,阿中又煽风点火,结果连着这两天脑子里都是这首歌,断断续续的回忆着往事,特别是大学里在外租房子的一些记忆碎片。感慨的有些心痛。

况且,过两天又是端午,小徐跟我说小时候偷吃蜜枣的故事。于是又将我的思绪带了十几年前,奶奶还在的时候。母亲和奶奶是虽然是死对头,但故人已逝,留下的残留记忆,勾起了无限的思念——那假牙,那发型,那佛经,那蚊帐,那桌台……

我仍然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回忆的多,向往的少。然而生活不应该这么过下去。

校友录上看到一个关于创意家居的视频。我开始了另两段回忆:一次是在大学时期,北京看琉璃坊和鼻烟壶;另一次是07年农历八月,桂林的朋友带我去一家当地的创意家居的店(我为什么记得这个日子,是因为还记得在机场里看到到处卖月饼)。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Tc2MzU0MTcy/v.swf

我觉得,生活不能像理想一样远大,踏实点,寻找生活的乐趣,才是最重要的。弄不好,苦的还是自己。

电视剧《手机》

刚是看完了《手机》,有点儿感触。

严守一和费墨的这种朋友关系,我很喜欢。每人的生活中,与不同的人,沟通的深度和广度都是不同的。这样的朋友,分开就有想念。正如剧终时候费墨短信里的四个字“想念守一”。

费墨的这种文化工作者的执着认真态度,以及对学术的深刻钻研和一针见血,非常吸引人。费墨带上墨镜,挺有派头。而严守一寻找真实自我的朴实农民本质,也很欣赏。

严守一的哥哥严守礼是个搞笑人物,有点小聪明,爱耍三十六计,跟严守一的本性纯良的小舅子一起开了个饭店。不过这不是重点。看到这两个人发生的细节,蛮有意思。

伍月名字就起的很诗情,也是个悲情人物。沈雪是个活泼单纯的“大女孩”。吕桂花和牛三斤是对农村里点一点儿浪漫色彩的老夫妻。不过也不能说是“浪漫”,突显了新婚妻子思念外地打工的丈夫,特意跑镇上打了个电话。自此编成了个歌“牛三斤,牛三斤,你的媳妇叫吕桂花,吕桂花让问一问,最近你还回来吗”

整片围绕“有一说一”,还原了人性本质的“真实性”和现代中国社会的“普遍性”。也许城里现在的年轻人永远也无法真正明白农民的想法,也只会用“傻”去形容他们的质朴。但我想每个人的心里多少还有些净土,有些单纯的理想的美好愿望。从农村里出来到城市生活的人,更能感觉到这点。“傻”的真是那些永远无法理解的人。

这两天阿中也在看这个,我们都在讨论这个片子里的人,真傻。(2010.06.09)